<dl id='s8dx0'></dl>

<acronym id='s8dx0'><em id='s8dx0'></em><td id='s8dx0'><div id='s8dx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8dx0'><big id='s8dx0'><big id='s8dx0'></big><legend id='s8dx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i id='s8dx0'><div id='s8dx0'><ins id='s8dx0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 id='s8dx0'></i>
        1. <span id='s8dx0'></span><fieldset id='s8dx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s8dx0'><strong id='s8dx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tr id='s8dx0'><strong id='s8dx0'></strong><small id='s8dx0'></small><button id='s8dx0'></button><li id='s8dx0'><noscript id='s8dx0'><big id='s8dx0'></big><dt id='s8dx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8dx0'><table id='s8dx0'><blockquote id='s8dx0'><tbody id='s8dx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8dx0'></u><kbd id='s8dx0'><kbd id='s8dx0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2. <ins id='s8dx0'></ins>

            恐怖的辣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  “麗,你知道隔壁班的張彩說的‘辣條之靈’的”靈“的意思嗎?”小娟神神秘秘的問著白麗,似乎這件事是一件瞭不得的事情呢。

              “娟,就不要說的這麼神秘的嘛,我看你是又想吃辣條瞭,才這麼說的吧!這次我可不陪你去瞭啊,上一次你說‘最辣的辣條’,足足陪你走瞭三公裡的路,才找到你說的辣條的呢。”白麗嘟著嘴,生著氣的對小娟抱怨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親愛的啊麗,這次不一樣的呢,是大傢嘴裡都在傳的‘辣條之靈’的呢!你是我的好閨蜜,你也知道,我就是喜歡吃辣條,而且這次傳的這麼神秘,我更想要吃到的哦。〃小娟撒嬌的說著,眨巴眨巴眼睛看著百麗,似乎內心裡早就知道”這樣看著你,你一定會同意的呢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好吧,但是回來你要請我吃大餐。“白麗實在沒有辦法的說著,不然等下又要嘰嘰喳喳說個不停!

              小娟與白麗騎著自行車來到瞭離學校10裡外的防洪唄邊,停下車看著手裡的小地圖,似乎迷瞭路。沒有辦法小娟隻好拿出手機打電話,想問問張彩該怎麼走,結果顯示對方已經關機。

              隻好尷尬的朝白麗笑瞭下說:”可能我們迷路瞭,電話也打不通,要不我們在附近找一找吧,真找不到就回去問清楚再來吧。“白麗聽到後氣呼呼的說著:”還要來啊?上一次3裡地,這一次10裡地,不行瞭,不行瞭,我要回去瞭。“小娟隻好順著白麗,兩人騎上車準備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就在這時,黑夜裡的月亮被黑雲遮蔽瞭去,一絲絲的亮光也消失瞭,隻聽見蛐蛐,青蛙一聲接著一聲的叫著,風也起瞭來,似乎在醞釀著一場”狂風暴雨“。

              ”看,那邊有燈光,我們先過去看看,過去先休息一會,回去還有10裡地呢。“小娟閃著狡黠的眼睛向百麗說著,心裡也在打著小算盤”萬一是最近傳開的‘辣條之靈’的地方,也許…“這亮光的地方看著陰森森的,尤其在這亮光的周圍,漆黑黑的就像融入瞭某個黑洞裡,覺著是突然冒出來的看的見逃不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越走近看,這光線顯得紅潤起來,紅的鮮艷,紅的像血。這亮光原來是一盞油燈,這油燈端坐在一座茅草房的中間,在這樣的黑夜裡照的亮。”喂!小娟,咱們就不進去瞭吧,我有些怕瞭,我們走吧。“白麗有些畏懼這樣的光,握著自行車把的手都在抖動著。小娟內心也害怕瞭,這樣的茅草屋現在基本沒有瞭,突然出現一個,尤其那個古怪的燈光,想敲門的手也在”猶豫“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”吱呀“一聲腐朽的木頭摩擦著的聲音,打破瞭這微妙的時刻。沒有人,沒有風,門就這樣開瞭,屋外的風出現瞭,呼呼的叫著。小娟一咬牙,拽著白麗的手道;”進去看看,一盞燈又吃不瞭人。“走進瞭屋內,看到東西兩邊墻各有一個櫃子,櫃子上面整齊的擺放著辣條,這辣條的前面也明碼標價,清清楚楚寫著”1人、2人、3人…“的字樣。白麗開心極瞭,忘記瞭燈光,忘記瞭恐懼,心裡充滿瞭激動。

              ”麗,終於找到‘辣條之靈’瞭呢“小娟笑嘻嘻的對著白麗說著,伸手直接拿起一根標著”一人“的辣條吃瞭起來,”有嚼勁,這辣的程度有些甜滋滋的,像平時那鴨血粉絲的味道呢,做工考究,好吃。“小娟邊吃邊招呼這白麗,讓她也吃一根。

              白麗卻目瞪口呆的看著,丟瞭魂,捂著嘴”嗚嗚“的喊著,在白麗的眼裡”小娟在吃著縮小的人,就像在吃一個嬰兒,滿口的鮮血,小娟不讓一滴鮮血浪費,舔著手指,招呼著自己,時而牙齒‘咯吱、咯吱’的磨牙聲。“而就在這時,燈光閃瞭一下,變的更加紅潤瞭起來…

              白麗緊張不安的看著小娟。小娟一點點的在變小,身上散發著惡臭,眼球掉在地上,不小心被白麗一腳踩炸瞭顆,噴瞭白麗一腿的”汁“,不一會就化成一灘血水流向瞭燈裡,這燈”嘶嘶“的喝著,”咕嚕、咕嚕“的聲音壓抑著白麗。現在白麗癡癡的看著燈光,著瞭魔似的,嗓子裡吞咽著口水,也想喝兩口呢,瘋瞭似的抓起一根辣條吃瞭起來,舔著手指,吸允著辣條,一點點的碎渣都舍不得浪費。

              吃掉的那根辣條又恢復到櫃子上,標價牌底下的”1人“變成瞭”3人“。

              隔日。”喂!你聽說瞭嗎?知不知道隔壁班張彩說‘辣條之靈’的“靈”的意思嗎?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