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a98vk'><em id='a98vk'></em><td id='a98vk'><div id='a98v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98vk'><big id='a98vk'><big id='a98vk'></big><legend id='a98v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a98vk'><strong id='a98vk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tr id='a98vk'><strong id='a98vk'></strong><small id='a98vk'></small><button id='a98vk'></button><li id='a98vk'><noscript id='a98vk'><big id='a98vk'></big><dt id='a98v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98vk'><table id='a98vk'><blockquote id='a98vk'><tbody id='a98v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98vk'></u><kbd id='a98vk'><kbd id='a98vk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a98vk'></dl>
    <i id='a98vk'></i>
    <ins id='a98vk'></ins>

  • <i id='a98vk'><div id='a98vk'><ins id='a98vk'></ins></div></i>
    <span id='a98vk'></span>
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a98v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初戀幾克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高一五班,應到五十人,實到四十九人……班長戴糖又在數人瞭,今天可是學校下令嚴查人數的日子,就算他大發好心,想幫那個沒有到的同學瞞住,待會學校裡來人瞭,也不能夠瞞瞭。至於這個人到底是誰,戴糖心裡有數,果不其然,抬頭一看就是第一組的第三桌右邊的那個位置空瞭,戴糖無可奈何的走到左邊的位置,試圖從她的同桌那裡問出來一點兒消息,不過同桌早有經驗瞭,看到戴糖走過來,馬上低頭假裝在認真學習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戴糖看這情況,不用問也知道瞭是什麼意思,肯定是遲到的那個人提前跟同桌打過招呼,讓她應付自己。戴糖無可奈何,轉身想在值日本上記下那個人的名字,正在這個時候,教室的門被推開瞭,果然是那個咋咋呼呼張橙子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張橙子今天好像沒梳頭,頭發亂糟糟的,旁邊的頭發擋住瞭眼睛,她好不容易站穩瞭,用手扒開頭發,氣喘籲籲的說:“對不起,班長,我今天遲到瞭!”戴糖一臉黑線,可是也沒有任何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這個月張橙子第五次遲到瞭,他們學校以學風嚴厲出名,真不知道張橙子這樣的人是怎麼混進來的。戴糖想著,一定要給她一點兒教訓,可是筆尖都挨到值日本瞭,就是下不去手。他想起來,他第一次給張橙子記遲到的時候,張橙子突然眼淚汪汪,從書包裡拿出來幾顆糖,一把抓起他的手,就塞到瞭他的手裡,說:“戴糖,我給你帶糖瞭,你吃瞭就不要怪我瞭……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戴糖甩開她的手,可是糖不知道為什麼還留在自己的手裡,戴糖拉下臉,說:“你這是賄賂你知道嗎?這比你遲到還要嚴重!”張橙子就覺得更加委屈瞭,又一次拉起戴糖的手,硬是從他手裡把糖搶回來瞭,說:“這不是戴糖,我是……我是……”戴糖聽到她亂七八糟的句子,忍不住打斷瞭,問:“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張橙子沒說話,但是她一天都沒有開心過。從戴糖的座位,隻要抬頭看向講臺,視線就會穿過張橙子的側臉。以前的時候,戴糖老是看到張橙子在跟同桌說話,如果不是說話,就是一個人偷偷的看課外書,要不就是發著呆就呵呵笑。

              一看就知道她學習不認真,所以每次考試成績一般就在預料之內瞭。這一天,張橙子難得的沒有看課外書,也沒有和同桌嘰嘰喳喳,而是聽課,有時候發發呆,也沒有笑。戴糖心裡清楚,可能是早上自己沒有給她面子,讓她難過瞭。可是戴糖不知道,張橙子理解戴糖的行為,身為班長,戴糖不能夠袒護任何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那些糖不是賄賂啊!那是張橙子今天早上遲到的理由,也是她多跑瞭兩公裡給戴糖買的糖。她在前一天放學之前,無意間聽到瞭戴糖和班裡的男生說,自己喜歡吃某個牌子的糖。張橙子打聽瞭很久,才知道那裡有賣,當她辛辛苦苦買到瞭把糖給戴糖,卻被說是賄賂……她心裡有多難過,不用說也知道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第五次遲到瞭,張橙子心裡也清楚,可是她沒有辦法,因為傢裡通往學校的那條路在修路,公交車沒有辦法通行,她就算每天早起,走到腳疼,也沒有辦法按時到達學校。最丟臉的是她不會騎自行車,父母也沒有時間送她到學校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再這樣下去,肯定會被通知到班主任那裡,就算不通知,班主任也會知道她的表現。學校的學風嚴格,她會被踢出這個班級,到下一個等級的班級裡。那樣……她就沒有辦法再每天都見到戴糖瞭。張橙子一想到這些,整個人都煩躁起來,如果自己再不努力學習,真的就被踢出這個班級瞭……張橙子挺直瞭腰桿,就算是她最不喜歡的數學課,也要認真聽講才行瞭。

              坐在後面的戴糖,全程看到瞭張橙子的表情和動作變化,練習題竟然忘瞭做,而是低下頭輕輕的笑瞭。戴糖的同桌跟見到鬼一樣,平時這個不茍言笑的大班長,今天怎麼就笑瞭。或許,戴糖都不知道自己笑瞭,繼續做他的練習題。可是做到一半,戴糖突然想起來瞭,前面那個什麼時候都傻傻的張橙子,肯定不會做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道今天吹的什麼風,戴糖大發好心的寫瞭一張詳細的解題思路,往全班傳瞭一個遍。張橙子自然也是受益人之一瞭,她看著戴糖的字跡,有一種想把這張紙藏起來的沖動,可是班長做題傳答案這件事已經傳開瞭,後面的同學很快又要走瞭紙條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不讓戴糖為難,張橙子決定每天還要再早起一點,既然學校的上課時間那麼早,那她就得更早瞭,所以每天到教室的時間提早瞭,原本想著可以學習,沒想到就是每天的睡不夠,困得跟什麼一樣。戴糖平時來得也很早,可是他發現張橙子比他還早,趴在桌子上睡覺,把自己的校服外套披在張橙子身上,可惜張橙子這個腦袋還反應不過來,傻乎乎的問戴糖,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?戴糖說:“放學之後,你在校門口等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張橙子雖然不明白戴糖想的是什麼,但是她知道這個時候聽戴糖的就對瞭。放學之後,張橙子做值日,她好像看到瞭戴糖在教室外面,可是一看又不見瞭。轉念一想,戴糖怎麼可能會幫她做值日,那麼高傲的一個人。好不容易做完瞭值日,學校裡人已經沒有幾個瞭,張橙子看到戴糖坐在自行車上,已經做好瞭出發的準備。她小心翼翼的問:“你要幹嘛?”

              戴糖看瞭一眼後座:“上車,我帶你回傢。”

              張橙子沒有動,她不明白戴糖的意思,直到戴糖嘆瞭口氣,好像是原諒她的蠢,說:“我以後接你上下課回傢來學校,免得你不是遲到就是上課睡覺。還有,我的自行車後座不是誰都可以坐的,我隻給我女朋友坐……所以,你願意坐上來嗎?”

              張橙子這一次明白瞭,戴糖是在跟她表白!張橙子跳上自行車的後座,抱住瞭戴糖,說:“我也不是誰的自行車都會坐的……我隻坐我男朋友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