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a6fv6'><em id='a6fv6'></em><td id='a6fv6'><div id='a6fv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6fv6'><big id='a6fv6'><big id='a6fv6'></big><legend id='a6fv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tr id='a6fv6'><strong id='a6fv6'></strong><small id='a6fv6'></small><button id='a6fv6'></button><li id='a6fv6'><noscript id='a6fv6'><big id='a6fv6'></big><dt id='a6fv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6fv6'><table id='a6fv6'><blockquote id='a6fv6'><tbody id='a6fv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6fv6'></u><kbd id='a6fv6'><kbd id='a6fv6'></kbd></kbd>
    1. <ins id='a6fv6'></ins>

      <span id='a6fv6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a6fv6'><strong id='a6fv6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a6fv6'><div id='a6fv6'><ins id='a6fv6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i id='a6fv6'></i>
            <dl id='a6fv6'></dl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a6fv6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大年初一吃供果被祖先責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1

              臘月三十,也叫除夕夜,這一天傢傢戶戶都會貼春聯,放鞭炮,吃餃子。當然瞭這是北方的習俗,南方應該是吃年夜飯吧。

              三十上午,我爺爺奶奶就會用印子印幾張刻畫小人的紙,上面折成三角形擺在高處供起來。並說這是請祖宗回傢過年,直到現在傢裡依然有這個習俗。一定要在貼門神爺之前把祖宗請回傢,否則門神爺不讓祖宗進門的。

              擺上祖宗位,還要擺上三盤貢果、三盤餃子、三杯供酒,以示宴請歷代的祖宗。擺弄好一切,就等著晚上吃餃子看春晚瞭。

              在我孩童時期,有一年大年初一去奶奶傢拜年。在給祖宗磕過頭之後,鬼使神差的竟然拿起一個上供的蘋果咬瞭一口,一邊說著不好吃又放瞭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我爺爺頓時就責怪起來我,說我不懂事,一邊給祖宗道歉,又重新拿瞭一個蘋果給換上。而我則是沒放在心上,又跟著父親去其他親戚傢拜年瞭。

              農村的拜年方式很有意思,一大群哥們弟兄去長輩傢裡拜年問好,進屋待上三五分鐘又趕忙去下一傢拜年,直到把一大傢族的長輩全部轉一遍才算結束。

              臨近中午拜過最後一傢長輩,我跟著父親朝著回傢的路走去。路上我父親問我的嘴怎麼腫瞭,我摸摸瞭嘴,感覺不到異樣,也就沒有當回事。

              初一下午,我的嘴部越來越腫,並且會伴隨陣痛。傢人趕緊帶我去村裡的老中醫那裡看病。到瞭老中醫傢,他還以為是給他拜年的。忙著往屋裡迎,等我進瞭屋子他才發現我的嘴部已經腫的老大瞭。連忙拉到煤油燈下仔細的查看,又用手摸瞭摸。

              幫我把瞭把脈,連連搖頭,說自己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。再詢問幾個問題後,還是一籌莫展。隻是簡單地用酒精給我消消毒,說是第二天最好去醫院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無奈我隻能忍受著疼痛,好在晚上疼痛感減輕瞭不少。迷迷糊糊中我就睡著瞭,仿佛還做瞭一個夢。

              夢中的景象是在我爺爺傢裡,有很多老頭老太太圍著一張大圓桌子在吃飯,有說有笑的。這些人我不認識,看到我後,大多數人都是笑瞇瞇的。唯獨有一個老頭皺著眉頭看著我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老頭從座位上起身來到我的身邊,用手捏住我的耳朵,說道:“你小子這麼沒出息,還跟我們老人們搶東西瞭,今天要不是你這幾位太爺爺太奶奶攔著,你就不是嘴巴腫這麼簡單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完就用手在我的臉上胡亂的摸瞭幾下,我就被我媽媽叫醒瞭,原來已經天亮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夢很奇怪,更奇怪的是我媽媽告訴我,我的嘴巴已經好瞭,已經消腫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跑到鏡子面前,看到之後驚喜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老人們都說,這是祖先挑理瞭,覺得我這麼做不對,小小的懲治我一下,讓我長長教訓。

              從那件事之後,我真的就不敢再吃貢果瞭,哪怕是送走祖宗被撤下來的也不敢吃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