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1618e'></fieldset>

      <acronym id='1618e'><em id='1618e'></em><td id='1618e'><div id='1618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618e'><big id='1618e'><big id='1618e'></big><legend id='1618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1618e'><strong id='1618e'></strong><small id='1618e'></small><button id='1618e'></button><li id='1618e'><noscript id='1618e'><big id='1618e'></big><dt id='1618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618e'><table id='1618e'><blockquote id='1618e'><tbody id='1618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618e'></u><kbd id='1618e'><kbd id='1618e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1618e'></i>
      <i id='1618e'><div id='1618e'><ins id='1618e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1618e'></span>
        <ins id='1618e'></ins>
        1. <dl id='1618e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1618e'><strong id='1618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靈異磨刀石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在偏遠農村,周小多的父親有一份不固定的工作,那就是殺豬。

            由於父親殺豬從來都是一刀封喉,殺的幹凈利落,而且還能接到很好的豬血,因而,每年寒冬臘月來請父親殺豬的人特別多。

            今天,上大學的周小多剛回村,進門就看到父親滿面皺紋的臉上,掩飾不瞭驚喜,父親一邊端來的豐盛的菜,一般神秘兮兮對周小多說:“兒子,我昨天給人殺豬,回傢從五裡坡撿到一個寶貝。”

            周小多好奇的問:“什麼東西?五裡坡那麼偏,還有一些野物,你一個人跑什麼?”周小多母親早逝,多年和父親相依為命,父親靠殺豬勉強供應他上大學,這份恩情他銘記在心,眼看馬上畢業,就可以讓父親享福瞭,他可不希望父親有任何問題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的父親周明海,從門後面搬出一塊東西,黑乎乎的,長條形,如同一塊磚,但比磚大一點,並且邊緣凹凸不齊,周小多隻是看瞭一眼,沒好氣的說:“一塊破石頭而已,爸,吃飯吧。”

            周明海把石頭搬在桌子上,瞬間一股逼人的陰涼之氣,竄入人的骨頭,周明海寶貝似的拍拍石頭說:“這可不是一般的石頭,能讓我磨快刀的石頭。”周小多無語,父親的職業他不懂,但是他懂一塊磨刀石對父親的意義,等於俠客有瞭寶劍縱橫江湖一樣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,父親又從框子裡面拿出一把刀,然後扯掉瞭一根頭發,把發絲放在刀刃上,吹瞭一口氣,發絲居然斷瞭。看著周小多驚訝的樣子,周明海說:“怎麼樣,一把殺豬刀居然鋒利如此,都是這塊磨刀石的功勞啊。”

            確實,周小多無語瞭,他情不自禁的摸瞭一把磨刀石,忽然手指一痛,如被鋒利的刀劍割瞭一下,一股血瞬間流下,浸入磨刀石內,毫無痕跡。恰巧,周明海顧著整理刀具,沒有發現周小多的狀況。

            臘月的晚上,格外的冷,盡管溫暖的炕也驅除不瞭黑夜的寒冷,周小多凍的瑟瑟發抖,一邊的父親卻睡的鼾聲如雷。周小多想起身給炕添一把火,剛跳下床就看到,門背後一片藍幽幽的顏色在流動,如煙霧一般,虛幻而詭異,正好那就是放磨刀石的地方,周小多心裡有些顧忌,不敢多看。

            找瞭一把柴丟進炕裡,些許火星子遇到幹柴,就嗶啵作響,開始醞釀熊熊燃燒的烈火。隨著火光起,照映墻壁,周小多的餘光看到,一個張牙舞爪的影子,在墻上肆意的扭曲,一會拿著劍和什麼東西拼命,一會被什麼東西一把劍插入喉嚨,然後倒地掙紮,再一會,身子扭曲成魔鬼的形狀,飄飄幽幽的,墻壁上的影子,不就是磨刀石投過去的嗎?炕裡面的火燃燒的最旺,墻壁上的影子越發清晰,那個飄幽幽的影子,一會做出掐人的動作,一會詭譎的大笑,一會提一把刀,奮力的向周小多砍過來,周小多往後一退,躲瞭好遠,心裡十分忌憚。

            這時,炕裡面的火越來越小,墻壁上的影子才漸漸的淡去,周小多渾身都是冷汗,這磨刀石究竟是什麼東西?裡面的那個影子究竟是誰?如果揮過來的那一刀,他沒有躲過去,會不會受傷?門口背後還是藍幽幽一片,周小多想瞭一會,做出一個決定,用一塊破佈,包住磨刀石,然後迅速走出屋子,找瞭一個結冰的水塘,奮力的把磨刀石往裡面一摔。立馬箭步回到炕上,發現溫度一下子升起來好多,不知道是不是剛才燒瞭火,還是丟瞭磨刀石的緣故。

            次日,一陣敲門聲驚起周傢父子倆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有人請殺豬,周明海趕緊穿戴整齊,跟敲門人去瞭。周小多頭還在昏沉,得繼續接著睡。

            迷迷糊糊,周小多又感覺到寒冷滲入骨頭。不知道睡瞭多久,忽然又有敲門聲傳過來,而且越敲越猛,還誓死不停,周小多睡眼朦朧的問:“誰啊?”門外急切的說:“你安嬸子,多多,趕緊的,你爸爸出事瞭。”

            周小多一個激靈,爸爸出事瞭?爸爸不是給安嬸子傢殺過年豬嗎?會有什麼事?周小多不敢往壞處想,趕緊穿好衣服,一溜煙的往安嬸子傢跑去。

            周明海死瞭,一群人圍著他的屍體,據說周明海殺豬的時候中邪一樣,把鋒利的刀插入自己的咽喉,此時周明海的屍體就擺放在安嬸子傢的院子裡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不相信眼前的一切,刀柄還在父親的喉嚨處,刀刃卻從父親的背心透出來,還在滴血。很久很久,周小多才被父親死亡的現實畫面驚醒來,周小多哭瞭,這一哭撕心裂肺,沒完沒瞭的,父親忙碌瞭一輩子,卻死於非命,從此還有誰和自己相依為命,沒有人能勸得住周小多,他抱著父親的屍體,恨不得跟父親一起去算瞭。

            就當他擦瞭一把眼淚時,忽然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進入視線,他看見屍體三米以外,幾個人的身後,躺著一塊石頭,那不就是昨晚在房間裡面作祟的磨刀石嗎?不是丟到冰水塘裡面瞭嗎?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那麼,父親的死是不是和這快磨刀石有關系?難道這磨刀石有鬼?如果真是如此,那麼這就是一塊恐怖的石頭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抓狂瞭,心裡也在默默的發誓,一定要弄碎這塊石頭,給父親報仇,想想其實很可笑的,別人的仇怨都是人,而他們父子兩的仇怨,是一塊邪門的石頭。

            找人抽出父親喉嚨裡面的刀,又請人幫忙葬瞭父親。周小多在父親的墳前,捧著磨刀石,他要用鐵錘把磨刀石砸成齏粉,再讓父親看著粉末飛灰。周小多攢瞭最大的力氣,用鐵錘砸向磨刀石,無數下,大汗淋漓,可惜,磨刀石堅硬勝鐵,沒有絲毫破碎之處。並且每砸一次的撞擊聲,都似魔鬼的笑聲,讓人頭皮發麻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看著磨刀石,冷冷的說:“你是一塊石頭,我卻拿你無可奈何?你害死瞭我父親,上天入地,我都要把你砸成粉末。”不知怎麼的,周小多頭腦一昏,竟然暈倒瞭過去。迷迷糊糊中,周小多覺得自己在漂浮,有一個急切的聲音叫:“多多,多多,你過來,我是你爸。”周小多尋找音源,看見父親在一團迷霧後面,著急萬分,他趕緊跑過去,抱住父親肩膀,大哭:“爸,我以為你不在瞭呢?”

            周明海眼淚滾滾道:“我確實不在瞭,你趕緊走,不要再找那塊石頭的麻煩瞭,那是邪物,害死瞭我,也會害死你的,趕緊走啊,你趕緊去學校,去啊。”周明海說的很著急,還推瞭一把周小多,周小多晃悠悠的被推出瞭數十米。發現一個影子,扼住父親的脖子,父親在瘋狂的掙紮。

            樹上掉瞭一個野果,砸在周小多臉上,周小多猛地一顫,清醒過來瞭,磨刀石還在跟前,夢裡面的一切都那麼真實,父親讓他逃,那麼真的能逃走嗎?他憤恨的抱著磨刀石,找瞭一個碧水深潭處,用力的投擲過去,磨刀石把水面砸瞭一個大窟窿,周小多卻不敢怠慢,趕緊的跑回傢,收拾東西跑進瞭城裡。但是,父親死亡的陰影揮之不去,周小多上網查找一些邪怪之事,卻沒有任何關於磨刀石的,於是周小多在網上請求別人的幫助,由於網絡發達,有人給周小多出主意說,茅山道士不是很厲害嗎,不如親自去茅山一趟,請求化解磨刀石劫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回到宿舍,淡然的發現,磨刀石正躺在床下,靜靜的,如同驅散不瞭的惡魔一樣,周小多隻是無可奈何的笑笑,這塊石頭,他恨的很,卻又改變不瞭它的如影隨行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隻有馬上搭車去茅山,一天時間,到瞭山腳下,高聳入雲的茅山,透露著陣陣威嚴,心裡憋悶已久,到瞭山腳下卻被驅散一空,不請自來的磨刀石卻劇烈的抖動瞭幾下,周小多心裡一陣慰籍。

            到瞭茅山高處,周小多來不及欣賞景色,逢人就求救。磨刀石一路跟著他上茅山,路途中,已經傷瞭他好幾次瞭,每次都用無形的劍,割傷他的肉體,若不是他年輕躲瞭幾次,說不準和父親一樣,一命嗚呼瞭,沒有想到這塊磨刀石居然如此厲害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被一個年輕道士救入屋子,給他傷口敷藥後,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瞭,道士讓他交出磨刀石時,那石頭居然憑空消失一般,看著周小多絕望的神情,道士說:“不怕,我還有一師傅,或許能幫你解決問題。”如瀕臨死亡之人抓住最後的救命稻草,讓道士早點引薦。

            周小多的遭遇,被所有道士都知悉,關於磨刀石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,關鍵的是,磨刀石去哪裡瞭?不見石頭,道士也隻能護著周小多,不離開半步。在茅山的第一個晚上,周小多實在忍不住眼皮打架,堅持不住就入睡瞭,夢裡,一個渾身鎧甲的男人,看起來不知是哪個朝代的士兵,他拿著一把讓人害怕的刀,滲著冷冷寒光,他陰森的望著周小多說:“我的魂沾染瞭你的血,你是逃不走的,你父親在我冤魂棲身的寒靈石上磨瞭刀,就是公然對我挑釁,恰好,解開瞭我的封印,你們都該死。”說完,那一刀穩穩的劈向周小多。周明海不知何時一把包住瞭鎧甲鬼魅的胳膊,呼喊道:“趕緊醒來,趕緊。”

            周小多太累瞭,他拼命的想睜開眼睛,那一刀劈向瞭周明海,父親的鬼魂似中瞭最厲害的符咒一樣,灰飛煙滅瞭。周小多猛然一驚,醒瞭,順手抱著背下的磨刀石,大呼道:“救命,救命。”

            幾個道士趕快用制鬼之法困住瞭磨刀石,一個年老的道士端詳瞭一下,說:“寒靈石,封印著千年前的惡煞之鬼,被你父親撿回傢,又吸瞭你的血,你如今不死,已經是福大命大瞭。”

            周小多虛脫的躺在塌上,滿面淚光,這真的是平白無故招災啊,父親不僅死瞭,連做鬼的機會都沒有瞭。磨刀石,他惡狠狠的看著那塊石頭,心痛不已,卻又無可奈何。那塊磨刀石被茅山幾位道士重新封印,據說在一座巍峨的懸崖下,一座死寂的碧水潭裡,被無數的符紙鎮壓著,還有幾位道士的幾滴血。